會意與形聲的辨別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牧

引言

就已創制的漢字而言,三書(象形、會意、形聲)就可含蓋所有漢字。而字形遞變至今,純粹的象形字

以說少之又少,因此筆者認為漢字大約可分為形聲與會意二大類。如能辨認形聲與會意之別,則對字理就

知之過半。換句話說,對於會意字固然須知道它的字義;而形聲字只要認出它的形符與聲符,對於字義也

就知道它的大概了。以[包]聲系來說,含了如下常用字:

 

漢字

讀音

形旁

聲旁

   

Bao

 

/

,象胎衣(勹)內胎兒(巳); 包裹

Bao

 

,花苞:含苞待放

Bao

,胎衣也(集韻),胞胎; 同父母生的兄弟

Bao2

,雨冰也(說文),冰雹

Bao3

,食多也(廣韻)

Bao4

,刮; 刨(鉋)刀

Bao4

,擁抱; 杜詩:清江一曲抱村流

Pao2

,嗥也(說文),獸叫; 人怒吼:咆哮

Pao2

,外衣:豈曰無衣,與子同袍(詩經); 同袍,今義同事

Pao3

,跑步; 逃走

Pao4

,泡沫; 浸泡:泡茶/泡菜

Pao4

 

,爆竹; 同"砲",武器

pao4

,簡體作疱,皰瘡也(玉篇),皮膚上小疙瘩

 

假定讀者先不看上表右旁的解釋,只看形旁:艸、肉、雨、食、刀、手、口、衣、足、水、火、皮…,

這些字含義涉及的範圍,己有大概的認識。如果再知道聲符[包],象胎衣內胎兒,有[包含]義,那末對

於字義就會有進一步的了解。例如:抱,雙手包圍人身;苞,花葉包著蕾;泡,水包著空氣;胞,胎衣

包著胎兒;袍,外衣包著身體;雹,雨水包著冰塊,飽,肚子包著食物…,可知形旁在漢字中,具有字

義區別的重要作用。至於"咆"的聲符[包],是吼叫的象聲;"炮"的聲符[包],是炮竹響的象聲;乃從自

然發聲的角度去了解字義的。

 

  有的聲系不像[包]聲系這樣容易解釋,例如:

漢字

讀音

形旁

聲旁

   

Chui2

/

,垂掛; 臨近; 本義:遠邊(說文),邊陲

Chui2

,說文作垂,遠邊

Chui2

,以杖擊也(說文)

Cudi2

,短木棍,通箠

Chui2

,稱錘也(玉篇); 錘子,或作鎚

chui2

 

,鞭子; 鞭打,杖刑

 

chui2

,拉,拽; 同縋,用繩懸物往下送

Shui4

,坐寐也(說文); 睡覺

Tuo4

/ 

,口液也(說文),唾液

聲符[垂],為陲之初文,古代常在邊境(陲)疊土石作標誌,故垂從土。由上表可知,從垂的字均音[chui],只有睡、唾二字讀音不同。其中睡字,韻(ui)同而聲不同,而聲母[ch]、[sh]之間因發音部位相似,常有轉聲,故睡也是個從垂的形聲字。但唾(tuo4)與垂(chui2)聲韻都不同,唾顯然不是從垂的形聲字。因[垂]有向下義,故唾可以會意字解釋,即:口水流下(垂涎)。

上例說明會意字與形聲字之辨,大約可以從單字與聲符的音讀比較而得。還有一些聲兼意的字,例如睡雖是從垂的形聲字但也可以垂目而睡的會意來解釋。

 

本文

以下各節所述的會意字,大都是自聲系討論中得來的,(請參見年前筆者在此發表過的<漢字談趣>),它們或是聲符本身(色標示),或是與聲符相關的會意字,而易被認為是形聲字者。茲討論之如下。

 

1.0 不少會意字不難判斷,例如---

(Qiu),象形,土之高也(說文);岳(Yue4),山丘,會意。而 qiu/蚯邱 則為形聲字。

(bo2):綿(Mian2),從糸從帛,會意,新絮也(玉篇)。棉(Mian2),落葉喬木(玉篇),可作布帛的樹木。

(Sui4),神禍也(說文),從示(神祗)從出,會意,指神鬼出現作怪。而zhuo拙/茁則是形聲字。

,會意,()()為公,會意。[Gong]聲系的字例:gong/ song/松忪 song4/頌訟 weng/翁。

,居也(說文),古代人畜()常同住在一個屋簷下,會意。

,象大人夾住二小孩;夾,持也(說文)

,會意,從手()持二禾;兼有并比義。

覓,从爪()从見,覓物,會意。

,會意,盆裝水自照(=),監視。

,烤鳥成焦,會意;焦,火所傷也(說文)

,一人處於二者之間,會意

匠,盒[]內斧具(),工匠。

顥,白首(頁)貌(說文);景,日月之光明,白也(徐鉉)。

,从爪从臼,會意,用勺取水。

,甲文象手()持杖,表有權者;君,有權者()發施號令()

,十口相傳為古(朱駿聲)

,破木也(說文),以斧()破木為析,會意。

,語相增加也(說文),會意,指誇大。

,會意,壘初文,堆疊

夯,砸地基的工具,須用大力,會意。其它如男、劣亦是從力的會意字。而le4/仂勒叻肋…則是形聲字。

位,立的分化字,甲文象人站在地上,會意;地位。

,會意,刀切使殘(),列有裂義。

,从亼冊,會意,[] 表聚集,[]表簡冊,編排有序,故侖有條理之義。

,從(mao4)、目,會意,表示頭帕蓋在頭上;冒增形為帽。

,會意,田上禾苗。[ Miao2]聲系的字例:mao/ mao2/ miao/ miao2/描鶓瞄…

,從日從氐省,會意,氐表低下,日低下為黃昏時刻。

婦,从帚从女,會意,已婚女子。

,從女、口,古時女從父教,從夫命(口),[如]有"順從"義。恕,順從他人的心意,即寬以待人。

孕,懷子也(說文),會意。

,從女從又,又表手,所以持事也(段注)。

,會意,旗下聚矢,表古時家族是個戰鬥單位;故族有""義。

,會意,以眼睛()對著一個目標()看,有細察詳視之意。

,判也,以刀判牛角也(說文),會意;判是破開之意。

穿,會意,以牙穿穴;詩:誰謂鼠無牙,何以穿我墉﹖

(shen),會意,從焱在木上,焱,盛貌(說文)

,會意,從大在冂中,中央。[Yang]聲系的字例:yang/泱殃秧鞅鴦 yang4/ ying/ ying4/映。

冠,會意,从 冖元寸,冖表帽子,元表頭,寸表手,意即用手戴帽。b

,會意,手(又)持竹枝(十);支持。

企,會意;舉踵(說文),抬起腳跟。

,會意,表設有祖宗神位()的屋子。[Zong]聲系的字例:chong2/ cong2/ zong/鬃綜棕 zong4/粽。

坐,,二人席地而坐,會意;坐,止也(說文)

棘,會意,指多刺的灌木。

 

2.0 有很多會意字須費上一些工夫,才可辨認,經統計大約可分為如下數種情況。

2.1 會意字的判斷,須從整個聲系來看,例如 ---

[斗Dou3] 的聲系: dou3/蚪枓抖 tou3/鈄…,韻合。而(liao4),字形上像是[斗]的聲系,但聲韻不合。料,量也(說文),以斗量米,料是會意字,不屬於斗聲系。

[Ying2]聲系: ying/鶯 ying2/瀠鎣瀅滎螢營縈熒塋瑩…聲韻合。而(lao2)聲韻不合,原來勞是會意字,焱火燒冖,用力者勞(說文)。

[里Li3]聲系:li/哩 li2/貍喱狸 li3/俚娌鋰浬理裡鯉…聲韻合。而(mai2)聲韻不合,甲文[埋]象把牛埋在土坎中,會意,埋不屬於里聲系。

[欲Yu4]聲系:yu4/欲浴慾裕峪鵒…聲韻調合。但(rong2)是會意字,容,盛也(說文),容納;容不屬於[欲]聲系。

[申Shen]聲系:chen/抻 shen/伸呻紳砷 shen2/神 shen4/胂…韻合。但(kun),會意,土位在申坤,地也,易之卦也(說文)。

[十Shi2] 聲系:ji4/計 shi2/什 zhi/支汁 …韻合。而(zhen),不是形聲字,此處偏旁[十]當作針的象形,不作為聲符。

[寺Si4]聲系:chi2/持 shi/詩 shi2/時鰣塒蒔shi4/峙恃侍 zhi4/庤痔…韻合。但(deng3),齊簡也(說文),疊簡冊齊之(段注),有相等、相同之義,[等]是會意字。

[土Tu3]聲系:du4/芏杜肚 mu3/牡tu2/徒 tu3/釷 tu4/吐…韻合。而,土地之神[示];,炊用土砌物;社、灶,都是會意字。

[王Wang2]聲系:kuang/匡 wang/汪 wang3/枉往 wang4/旺…韻合。但(nong4),兩手(廾)把玩玉器,弄从玉,非从王的形聲字;(quan2),下从玉,純玉也(說文),非从王的形聲字;(run4),會意,說文:告朔之禮,天子居宗廟,閏月居門中。

[文Wen2]聲系:lin4/吝 min2/旻 min3/閔 wen2/雯紋玟蚊 wen3/紊 wen4/汶抆…韻合。而(qian2),從虍文聲(說文);但段玉裁認為虔是會意字:虎行而著(顯)其文(紋)。筆者以為虔韻an與文韻en不合,段說較可信。

 

2.2  有的會意字的判斷,須從古字形去尋取,例如 --

買,從貝從网(),市也(說文),表以錢財網羅物品,字符[]尚可看出。但賣,篆從出從買,出物貨也(說文),隸變後字符[出]則已變作[士]。

,篆文表兩手供設器皿,意為共同。

(xiang4),會意,篆從共從邑,楷簡作巷。

,甲文象人戴甲冑,表戰勝,攻克。

,甲金文像人頭(儿)上有火,光有明義。

,甲文從從皿,屋內有器皿,表示食有所安,會意,金文加心為寧。

席,會意,金文从厂从巾,表室內鋪有墊子。

乳,甲文象乳子,會意;乳,生也(釋詁)生殖。

,甲文象奉祭具(豆)升階敬神,上升。

,甲文象器蓋相合; 合口(說文),閉合之意。

處,初文作処,從夂(腳)從几,人坐在椅子上,後來追加聲符虍。

,金文從日從土,日出土(地)則光大,會意;皇非从王的形聲字。

(qing),甲骨文象二人相向就食,卿、鄉原為一字。

改,會意,古文象以鞭打小孩[己]

,甲文象手持肉供神位(示)。

,說文冖部,從冖從取,積也,取亦聲,音ju4,義同聚。

,會意,甲文象人淋雨形,依<段注>需是濡(ru2)本字,本義是濡濕。

,小篆上從晶,象參宿三星在人頭上,光芒下射之形。

,會意,甲文從旗從足,人足隨旗旋轉。

役,戍邊也(說文);甲文左為人,右為兵器,會意。

,人在岩上待援,危有高義:桅,高的船檣。

,會意,甲文上象束絲,下象田形,田獵所得而拘系之,是為家畜。

,小篆從羊從言,會意;說文:善,吉也。

,會意,从舁从与,共舉而予之(段注)。

興,甲文象用四手抬起器,金文加口,表齊聲合力,會意。

,从貝从兟,會意:兟(shen),進也(說文),表示由雙人前引,並持贄禮(貝)謁見。

,金文從人、東[東解作囊],會意,表人背囊負重,東兼表音。

域,金文作或,左象一區域,持戈守之,會意。

,金文為口含食物;篆文從匕、甘,味美之意。

爭,會意,篆文象二手相搏。

 

2.3  有的字符有省變,或字符有另義,例如 --

晝,從旦、聿(畫省,有界義),日之出入,與夜為界(說文)。

,原(平之如水)、(神獸用角牴觸無理的一方)、(去不直),會意;後省[廌]為[法]。

,從心從釆,釆有辨別、認知之意;悉,詳盡也(說文)。

,象包()束草()之形; 芻,刈草也(說文)。

,古代常在邊境疊土石(垂)作標誌,垂為陲之初文。唾,口水流下(垂涎),會意,非垂的形聲字。

,會意,授予(寸)圭璋,封賞。

(guo2),金文象雙手(爪寸)去虎毛,會意,國名

(ji4),左為食器,右(旡)表人掉頭向後,表食畢。

(Xi3),从壴()从口,表人歡樂,會意;喜不屬於吉聲系。

,從夃從皿,會意;夃,多債利也(廣韻)

(hao),會意,手拿(寸)蚌殼(辰)除草,好聲。

,左旁表堆積,右邊表環繞,表示聚眾的意義,軍團

,金文從又從月(肉),手持肉,表持有,會意。

戰,金文從戈從獸,會意,以戈搏擊野獸。

臬,射準的也(說文),瞄準時鼻(自)與靶(木)成一直線。

 

2.4  同一字符,有的代表聲符,有的代表形符,例如 --

形聲中,[巴]多作為聲符,如ba/笆粑芭吧疤 ba3/把鈀靶 ba4/爸 pa/葩 pa2/杷爬耙琶…,它

的聲系功能不錯,只在聲母 [B-] [P-] 之間聲轉,韻則不變。但[巴]在會意字””中,卻代

"人"的意義,例如:色,會意,篆文表上下二人親近狀。肥,會意,篆文右半'巴'表人多肉。邑,會意,

甲文從囗,下方’巴’表人聚居之處。,會意,甲文從二"糸",中加"一"表斷絲;篆文從糸、刀、巴(人),

亦有切絲之意。

 

同一字符,卻代表多種意義,例如 --

匕,甲文象匙,亦象人側立。比,二人為從,反從為比(說文);比即二人相對挨近,或比肩之意。

從”匕”的會意字:

(zhi3);會意,金文象口含食物(匕)。(chen4),兒童換牙;匕,變也(段)。(pin4),雌性鳥獸,匕表雌性的符號。,象二人親昵形(文源);,人停足(止)處;尼、此中的[匕]表示[人]義。

 

又如豎,說文認為从臤豆聲,形符[臤]表堅實,故可直立;聲符豆(dou4)與豎音(shu4)聲韻雖不合,但較易音轉,豎可確定為豆聲的形聲字。而(deng),甲文是手持祭器(豆)升階祭神,會意;登,升也(爾雅);登不屬於豆聲系   

 

2.5  有的字形混一,難以辨別,例如--

(gao)是從月(肉),[高]聲的形聲字;而“”卻是從[高省]的會意字;而(bo2),卻是從京,[宅省]聲(文源)。

 

有的形符與聲符的排列並非常態的,或排列異常,例如 --- 

金旁的字通常是左形右聲,而 錦(Jin3),從帛,金聲,形符[帛]表有紋彩的絲緞。錦是右形(帛)左聲(金)。

刀旁的字通常是右形左聲,而 (zhao),從刀,金聲,釗是右形(刀)左聲(金),與常態排列不同。 

敫,从白从放;光景流也(說文),會意。部件”白”置於方之上方。

 

 有的聲符可以簡省,例如:聲符[],象眾鳥在樹上鳴叫;故喿/噪/譟,都有喧嘩義。藻,聲符為[澡],但把藻當作具有雙形符(艸、水),而其聲符為[喿],這樣做可以節省聲系的數量。

 

2.6 有的字以形聲或會意解釋均可,例如–

(Lv3),有尸、彳雙形符,代表鞋類,一般用會意解作“履行”;但亦認為是從[复fu4]聲的形聲字。

(xian4),篆文從阜、見,眼界為山阜所阻,會意;艮(gen3)兼表聲,故限也是形聲字。

(bai4),貝(bei4)聲;亦可用會意解之:從攵從貝,手持棍棒擊貝,表示毀壞。

索,象兩手絞索形(林義光),繩索,會意;但亦可把它當作[孛省]的形聲字。

,甲文為會意字,象人肩荷一物,即"荷"的本字;但何亦可解作從[可]聲的形聲字。

焚,可認為从火,棼[fen]省聲。但以會意解釋較佳:甲文焚象手持火燒林,或燒草。

(bo),篆文從刀彔,彔,刻割也,彔亦聲(說文)。但剝與彔(lu4)聲韻不同,以會意解釋較佳。

罪,與與非同為[Ei]韻,可認為是從非的形聲字。但罪,從非、网,本義為捕魚的竹網(說文),會意。若

推演為今義,可認作捕捉犯人的"法網"。

原,金文象水從石穴中流出,可以會意解釋;但亦可認為是從、泉省聲的形聲字。

宋,有人認為是[松省]聲的形聲字;但以會意解釋(居所)為佳。

(yao2),會意,燒陶的窯;但亦可認為是[搖yao2]省聲。

友,從又的形聲字;亦可以會意解釋,友像兩只手接握。

(shu4),當作從野(ye3)的形聲字,聲韻不合;把墅當作會意字,野外別墅,這樣解釋可能較好。

,從水從少(小),水中有沙,會意。但沙亦可認為從[少]的形聲字;[少 Shao3]聲系的字例:chao/鈔

chao3/炒吵 chao4/耖 miao3/眇杪秒 miao4/妙 sha/紗沙砂。

 

2.7. 會意字的申展 –

[兌],是個會意字,表人(儿)笑口開(八),故為""的初文。古文"說"通"悅",亦讀[Yue4],<論語>: "學而時習之,

不亦說乎"。 ,本義為"在門中計數"(說文),引申為"檢閱、察看",由察看轉指"閱覽書籍";又由檢閱的累積引申為"經歷,閱歷"。 ,從禾,原指田租,引申為一般稅捐。,從金,原指金器的銳利,引申為人性的精明敏銳。

[車],從[車]的會意字:,車陳列於山阜(阝)上表示陣地。,由兵車環圍(冖)表示軍伍。,車藏於屋(广)內表示倉庫。,以斧頭(斤)砍木為車表示斬截。,挽車運行(辶)於路上表示相連。這些會意字都是以形符[車]及另一個形符(阝、冖、广、斤、辶)搭配而成,從而表達不同的含義。此外,,以三[車]表眾車行走的聲音,這是象聲。

[隹]:從隹的會意字:,會意,群鳥集樹。(jiao),火烤鳥。(jin4),高鴻晉認為从隹从止,會意。

(zhi),手(又)抓一鳥;,手抓二鳥。

 

[伐]:從人戈的會意字;由征伐引申為功勞義,積功曰伐(顏師古)。閥是伐的分化字,也指功勞,由此引申為世家門第,再引申為軍閥、財閥。

 

[方],甲骨文原作囗形,後變作"象耒之形"(徐中舒: 甲骨文字典),耒是一種耕具,此義已失,現只存有方義。古人認為天圓地方,故方指大地、地方。由大地引申為指向: 芳,草香飄散;放,流放四方;都有方向感。由方向引申為途徑、方法,例: "博學而無方"(荀子)。"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"(孟子),畫方形須用矩尺,由矩尺引申為"正直",例: 外圓內方,表待人的一種方式。

 

2.8. 不少字用”省聲”來解釋較佳。如果說駱是各聲,聲韻都不合,但如果說駱是[洛]省聲,賂是[路]省聲,則聲韻全合。這是”省聲說”的好處。其它字例如次:    

 

[淡Dan4]聲系:dan4/氮啖 tan2/談錟倓痰郯tan3/毯菼 …,韻合,聲母只在D/T轉換;如果把它們認為是[炎](yian)聲,就不大合韻合聲了。

 

[讀Du2]聲系: dou4/竇 du2/犢牘櫝瀆黷讀 shu2/贖 xu4/續…,大都是[U]韻,故為[讀]省聲。讀的聲符[賣]在隸變之前字形不同,音yu4,故讀不是從賣(mai4)聲的形聲字。

 

[都Du]聲系:du/闍嘟都 du3/堵睹賭 tu2/屠 xu4/緒 …,大都是 [U] 韻。上述各字均含聲旁[者],但可認為[都省]聲。而奢(She),則從大者[zhe3]聲。

 

有些聲符有多音讀,應選與聲系配合的音讀。例如:

[我e3]聲系:e2/俄莪峨哦蛾娥鵝鋨硪 e4/餓…,聲韻全合。我有雙音讀:wo3/e3,由上述字例可知,聲符”我”宜讀e3音。

 

番有二讀:fan、bo(播省),形成了二個聲系:

[番Fan]聲系:fan/藩翻繙幡蕃 fan2/蹯燔墦璠 pan/潘 pan2蟠…韻合。

[播省bo]聲系:bo/播嶓 po/皤鄱…,韻合,聲[B->P]

 

另一方面,有的形聲字的聲符,令人難以辨認,例如: (hao),意爲除草,在南方農村,田堸ㄞ鞳A迄今仍說hao。薅從艸、辰、寸、女,共有4個部件,茲說明其作用如次:辰指蚌殼,寸指手,古時以蚌殼挖土,即的本義,今作。艸指所除之草;女爲好(hao3)省,作爲聲符。故薅實際上是[]省聲,二者聲韻同。---但這樣的解釋,太累人了,不如取省形的[]作爲聲符,把它歸入通用字的[]聲符的系統中:薅、耨、褥、溽、蓐、縟。另一改進的方式是借用[艸好](hao4,草名)代薅,或另創新字[扌好]

 

3.0  結 語

 

1. 清代學者段玉裁說:”聲與形相軵(併)為形聲,形與形相軵為會意。”形聲與會意大都是由二個以上的部件組成的合體字。聲符與形符併為形聲字;形符與形符併為會意字。就7000多個的通用字言,聲符約有1200多個。不少會意字都可作為聲符,如1.0節所舉的42個字例中,可作聲符的就有27個:丘、公、家、夾、兼、監、焦、介、舀、尹、古、析、加、畾、列、侖、冒、苗、昏、如、奴、相、解、央、支、宗、坐…。第2.2節所舉30個字例中,作為聲符的有22個:共、巷、克、光、席、寧、登、合、皇、祭、最、需、參、旋、危、畜、與、善、贊、重、旨、爭。聲符再加上形符又成新字,層層疊疊,如何不使漢字結構複雜化﹖

[灩]字來說,形符水,聲符豔;而[豔]的形符為豐,聲符為盍;[豐]為會意字,由部件[丰丰山豆]組合而成,[盍]也是會意字,由[去皿]組合而成。而部件[去]又可再分為[土]…。於是灩的部件:[氵丰丰山豆土厶皿]共8個,若把[豆]也加以切分,則更多了。而由[丰丰山豆土厶皿] 7 個部件組成的[豔],其目的不過表示風光瀲灩[豔yan4]聲。漢字結構之必須簡化,由此一字就可想而知。很顯然的,灩的簡化字[],只由4個部件[氵丰刀巴]組成。簡化字[]比繁體[灩],不僅字形清爽,對於傳達同一訊息來說,其表達效率也高得多。

 

2. 會意字的解釋,不必標新,也不可泥古。例如,耍,會意,從女從而,[而]本訓頰毛(說文),鬍子。耍,意為戲耍(見字彙),[耍]是否亦可解作”女子男裝的一種游戲”?

有些省聲字難以想象,例如,茸(rong2),從艸,聰(cong)省聲。茸,草茸茸貌(說文),表示初生草細軟的樣子;又作鹿茸解。茸解作[聰]省聲,令人難以了解,不如把它當作會意字來解釋。

有些省聲字的讀音,令人感到困惑,以"獮"字為例,<說文>明明注為"璽[Xi3]"聲,卻讀為Xian3音。一般人多誤讀

"爾",我曾主張次常用字的讀音,不妨從俗,在字典內增注:"獮,又讀er3",約定俗成,久而久之,俗讀反而成為

讀了。(獮解作秋天打獵)

 

3. 依統計,陰聲字(韻尾不帶-n/-ng)與陽聲字(韻尾帶-n/-ng)之間,較少轉韻,例如:

 [Cun4 寸]聲系:cun/村 cun3/忖 cun4/吋 zhou4/紂酎…,其中村、忖、吋,與聲符[寸]合韻[un],而紂、酎音[-ou],則不合韻。為何﹖原來<說文>解釋:紂/酎(zhou4)都是"肘省"聲不是[寸]聲。

又如[Dai4] 聲系:dai4/黛玳袋岱甙貸…,屬於陰聲韻[ai],而牮(jian4)則是陽聲韻[an],牮不是[]聲系,以會意字解釋較佳;牮意為屋撐,是否可解作力大如牛般撐著屋子

 

4. 古字體的解釋通常是隨字形的改變而異,例如 戰:金文是會意字,從戈從獸,表示用戈矛搏擊野獸。篆文獸訛化為單,楷書作[戰],從戈單聲。簡化字[战],則從戈占聲,[占]作為形聲字”战”的聲符,不僅符合字音;還可兼意,解釋為因侵佔事件而啟爭端。

又如[東],本義是無底的袋子(甲文,象形),假借指方向,這是一種解釋;另一種說法是:從日在木中(小篆),其本義作"日所出也"解(見通訓定聲)。可見說文解字因字體不同而有差異,個人認為只要合理,就可。--- 畢竟文字只是傳遞訊息的符號(工具),字理說明只求有助於記憶而已。

  (全文完)